动态

从成都遥望知乎

来源:时时新闻 作者:爱祖国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29 09:00
摘要:2019-04-29 09:00,爱祖国为您报导关于【从成都遥望知乎】的详细解说,爱祖国以图文形式为您展现 ,本文关注焦点《
成都菜市场老板简直是商业鬼才

当年“超级女声”热播的时候,《成都商报》曾经对这档选秀节目的火爆程度进行过一次细致的描写:

“府南河两岸的茶馆、酒吧、小区的便利店忽然爆发出的无数尖叫和呼喊,着实会让经过的外地人惊出一身冷汗。幼儿园四五岁的孩子在傻乐,六七十岁的老人振臂高呼,身陷巨幅美女大照片,以及玉米棒子、玉米软糖、玉米穗耳环等各种稀奇古怪的实物包围中如果这个外地人对“超级女声”一无所知,他当然会非常倒霉地被吓住。”

但这还不算是成都最夸张的“万人空巷”。比如发生在1995年、中国足球历史上著名的“成都保卫战”,11场比赛就吸引了44.2万人次的总观众数,其中在四川全兴对阵青岛海牛的比赛中,还有4名球迷当场因为情绪激动而晕倒入院。

还有90年代的BB机。1997年的时候,成都就已经拥有了50多家寻呼台、5000多家寻呼机销售店,而就在前一年上映的大片《甜蜜蜜》里,“穷人”人设的黎明还在香港街头感叹:“BB机你也有,你真行!”

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谈起的成都更像是一个“爆款过滤器”: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安逸、随性,愿意尝鲜,也愿意将尝鲜后收获的体验慢慢融入到自己的血液当中能在这里流行起来的新生事物,其背后的生命力显然就毋庸置疑了。

而且这种“过滤器效应”在过年期间尤其明显

当城市人口构成在“回家过年”习俗的裹挟下快速还原,成都更容易成为一个与北上广深拉开距离的观察样本,告诉人们在没有了概念加成或资源红利的情况下,什么才是真正被市场留存的新事物。

我看到的成都:短视频很火,但不少人开始刷知乎

我的家乡位于成都的北郊,地理位置大概类似于传说中的“北京六环外”。在许多自媒体人的笔下,这种区域常常被描述为拼多多最重要的客源地、抖音快手们最集中的受众区、纪实主义写作的取材点和前端文化的绝缘体。

很难说这样的描述是否准确,但我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短视频确实很火,并且其的应用范围似乎越来越日常化、细分化:

比如过年老同学聚会的时候,那些带娃的同学如果想专心地投入麻将桌,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开手机里的短视频软件,然后把手机塞给自己的孩子,以至于“我要送你99朵玫瑰花”这种歌曲几乎变成了一首童谣。

当然平心而论这并不出人意料,一系列数据也预示着2018年-2019年初的这段时间里,生活在成都、重庆、西安等新一线城市的人们,正在越来越喜欢拍摄短视频:

据去年9月抖音、头条指数与清华大学国家形象传播研究中心城市品牌研究室联合发布的《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显示,排行前10的城市形象视频累加,总播放量超600亿次,其中重庆、西安、成都位列前三,播放次数几乎占了总量的一半。

所以如果你像我一样,在元宵节成都电视塔烟花表演当晚,前往会场“成华公园”进行观赏,你会发现自己的相机镜头里,太容易出现闪亮的手机拍摄屏幕了。

还有离场时公园门口的人流拥堵,根据安保人员口中的呼喊声,似乎也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不少人停下来拍摄拥堵的人流”要知道类似市政建设式的民俗表演往往会优先考虑全年龄段的综合需求,这些指向鲜明的现象也无异于指向另一个关键信息:

短视频已经完成了对我们生活方式的改造,人们已经习惯了使用短视频语言进行对话。

不过更吸引我的,是全民短视频热之外的另一个新现象,即以“知乎”为代表、要求用户进行更深度阅读的内容平台正在分流人们的注意力,以各种跳脱我们“刻板印象”的方式与人们发生关联,比如我有个做吊车生意发了小财的发小,“居然”在聚会的饭桌上跟我聊起了知乎。

根据他的描述,他最开始使用知乎的场景是“上网处理工作上的无力感”。简单来说,对于吊车这样的特殊行业,一个非常现实的状况在于:很多问题其实需要拿出足够的专业度和经验才能解决、容错率很低,但从业者的数量却又很少因此绝对基数决定了通过“搜索获得有效信息”的难度非常高。

提示: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
责任编辑:搜虎新闻